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| 山东省纪委监委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RSS | 手机版本
您现在的位置:费县纪委监察局网站>> 廉政教育>> 廉政时评>>正文内容

切莫幻想权财两得

        “陈树隆、周春雨等既想当大官、又想发大财,长期‘亦官亦商’,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,违规从事投资经营等活动。”前不久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法规室主任马森述在对新修订的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作解读时提到的这个细节,引发舆论关注。从近年来查处的党员领导干部严重违纪违法案例看,与陈树隆、周春雨类似,通过违规从事投资经营活动,一边当官、一边发财的,不乏其人。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惨痛教训,为那些企图借“理财”名义圈钱的党员干部敲响了警钟。

        党员干部能不能在八小时之外搞点“副业”、挣点外快,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由来已久。事实上,从道理到法理上都不难找到正确答案——从党员干部的初心和宗旨来说,为党工作、为人民服务是职责所在,“一心不能二用”,本不该动吃着“公家饭”还要挣“私房钱”的心思。从实际情况来看,当前深化改革、脱贫攻坚、扫黑除恶等各项工作正紧锣密鼓进行,党员干部必须全力以赴做好本职工作、为民劳心劳力,哪来的空闲和余力去做生意、挣外快?从党纪国法来讲,更是白纸黑字、清楚明白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》中明确规定,公务员不得“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,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”。新修订的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在原有对违规经商办企业行为的处分规定基础上,增写了对违规买卖股票、信托产品、基金等行为的处分规定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人说,“生意总要有人做,买谁的都是买”“自己挣钱改善生活,有何不可”。这种想法很有迷惑性,也非常危险。须知,经商不是“做慈善”,动了小心思、想挣外快的党员干部,哪个不盼着将生意做大、利润做厚?即便是自己本来没有搞腐败的想法,也难保不被别有用心者投其所好,一步步落入“围猎”的陷阱。更不用说那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,“经商”“理财”等不过是他们搞权钱交易的幌子。例如,有的领导干部信奉靠啥吃啥,在自己工作领域“搞批发”“当中介”;有的以经商为名“洗钱”,用接受“投资款”的方式收受贿赂;有的利用内幕消息炒股、购买金融产品,从中非法牟利……凡此种种,哪里是什么“理财有方”,分明就是权钱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 进一步讲,党员干部自己不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就可以了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近日,媒体报道江西修水县旅游发展委员会原主任丁永亮禁不住女儿“求助”,挪用公款1800万元帮其揽储,受到纪法严惩。可见,党员干部还须管好“身边人”,不能利用职权为家属经商“站台”、提供便利,更不能搞“一家两制”、变相“敛财”。新修订的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也对党员干部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,为家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经商谋利的行为进一步划出红线。

        当官就不要发财,发财就不要当官。党员干部要切记“权为民赋”“利为民谋”,少念个人“生意经”、多算分内“责任账”,切莫幻想权财两得。(邵家见)

 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崇义县 | 抚远县 | 怀安县 | 宁国市 | 黔江区 | 工布江达县 | 黄梅县 | 积石山 | 杭州市 | 外汇 | 讷河市 | 靖边县 | 时尚 | 顺义区 | 湖口县 | 上杭县 | 荔浦县 | 凤冈县 | 博爱县 | 彰武县 | 靖远县 | 乳源 | 常山县 | 会理县 | 鹿泉市 | 曲沃县 | 蓬莱市 | 乳山市 | 冷水江市 | 永川市 | 马尔康县 | 来凤县 | 突泉县 | 嘉禾县 | 高阳县 | 邳州市 | 乐山市 | 渭南市 | 海口市 | 新郑市 | 安化县 | 德兴市 | 拜泉县 | 巴楚县 | 松阳县 | 丰台区 | 海安县 | 宜都市 | 古蔺县 | 和平县 | 邹城市 | 东兴市 | 惠安县 | 海城市 | 曲水县 | 溧水县 | 清水县 | 诏安县 | 洱源县 | 花莲市 | 四子王旗 | 上思县 | 冷水江市 | 黔江区 | 衡阳县 | 微博 | 福安市 | 吉木萨尔县 | 衡山县 | 剑川县 | 墨脱县 | 托里县 | 历史 | 高台县 | 怀仁县 | 宁安市 | 都兰县 | 衡南县 | 盖州市 | 芜湖县 | 宣恩县 | 乐东 | 两当县 | 任丘市 | 磐安县 | 长宁县 | 建水县 | 阳朔县 | 怀来县 | 海南省 | 本溪市 | 新野县 | 荆门市 | 永胜县 | 建水县 | 大冶市 | 阳城县 | 平南县 | 台前县 |